手机约球吧 约球吧客户端
欢迎访问约球吧,请先 注册 或者 登录
欢迎

深度:负债10.44亿再借5.25亿 巴萨到底欠多少钱?

在国家紧急状态之后,巴萨在6月20日第一次召开了会员大会,这次大会距离上一次已经过去了近一年半时间,而在这些时间里已经发生了太多事。

在国家紧急状态之后,巴萨在6月20日第一次召开了会员大会,这次大会距离上一次已经过去了近一年半时间,而在这些时间里已经发生了太多事。上次大会新立的“太子”鲁索逼宫未果,和5名董事一起辞职,几个月后,在“巴萨门”和“梅西离队”事件中越陷越深的巴托梅乌选择在弹劾投票前辞职。这次会员大会,既是对巴托梅乌时代的一种总结,也是拉波尔塔新时代的开启。

巴萨是一个被会员拥有的俱乐部,而会员大会是巴萨最高的行政主体,行使着包括审议预算、审核董事会提高的提案等作用,还有权利在提问环节公开提出问题。本届会员大会由4457位符合条件的会员组成,而768位会员参加了此次会议。在共计11项议题中,最为重要的无疑三方面的内容:即前任董事会在经济方面的述职,关于再融资的具体解释,以及拉波尔塔关于欧超联赛的陈述。

202106240911380124266.png

2020-21赛季亏损2.46亿

在拉波尔塔致完开幕词之后,首先上台的是巴托梅乌董事会的经济副主席莫伊什,他此前担任分管“巴萨空间”项目的副主席,而在去年6名董事辞职之后他担任经济副主席。莫伊什首先为2019-20财年做出解释,他承认了管理的失责。“显然这并不是什么好结果,没什么好骄傲的。我们根据(疫情爆发后的)情况重新调整了薪水,节省了约7000万欧元。这够吗?不,我们可以做的更多。我们并不知道疫情会持续多久,这是内战之后经济最脆弱的时候。疫情减少了超过2亿的收入,我们却仅仅减少了6000-7000万欧元的支出。”

“我们想让钱留在场上而不是银行里,但是没有考虑到疫情的影响。疫情造成了1-1.2亿欧元的影响,也是目前情况的主因。我们做对了所有事情吗?不,我们没有。我们没有预想好俱乐部的更新换代,在数年中我们没有关照好青训,尽管这样的情况随着里基(普吉)、安苏和阿劳霍有所变化。”但是同时,莫伊什也提到了自己认为的一些功绩,包括促进转播权的公平分配、在电子世界的出色表现以及“巴萨公司”和“巴萨空间”两个项目。与此同时,他还提到了巴萨被《福布斯》杂志被评选为最有价值的足球俱乐部。

参加大会前,莫伊什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他参加大会更多是一种形式主义,但是他的确在大会上遭遇了麻烦。多位提问的会员谈到了否决结算的可能性,在这样的情况下,根据拉波尔塔的说法,俱乐部会陷入机构性的瘫痪。“为了俱乐部回归正常,我和我的董事会伙伴们会投赞成票,而作为一个律师。我想要确定的是投赞成票并不意味着前任董事会会被免除责任。我们并不会被投票结果束缚。”在得到拉波尔塔的保证之后,616位会员投出了赞成票,投票顺利通过。

随后是对2020-21财年预算的批准。莫伊什解释了2020年10月26日版的预算,那份预算中预计收入8.28亿欧元,支出7.96亿欧元,最终的净收入是100万欧元。然而这并不符合真实的情况。例如该份预算中假设2月的上座率能够来到25%,5月的上座率可以来到50%,但事实上整个赛季诺坎普的上座率都是0。同样,在拉波尔塔的支持下,这一预算顺利通过。

巴萨的情况究竟如何?我们得到今年晚些时候才能得到答案。在下一次会员大会上,拉波尔塔的董事会将会公布本财年的结算,但是显然这个数字不会好看。根据经济副主席罗梅乌在本次会议上展示的图表,本赛季的亏损将达到2.46亿欧元。在《先锋报》此前的采访中,拉波尔塔称工资和摊销的费用就高达6.5亿欧元,这已经超过了俱乐部的一整年的收入。

202106240911300193743.png

负债10.44亿,再借5.25亿救急

此后大会顺利通过了四名新加入的董事,包括对新任经济副主席罗梅乌和经济委员会成员的任命。下一项议题则是对5.25亿再融资的批准。经济副主席罗梅乌首先对一些问题作出澄清,他指出经济方面的问题在新冠疫情之前就已经发生了。针对前任董事会,他表示对于财政、体育等领域的尽职调查已经在进行中,并且表示将会对体育方面的工资建立控制审计机制。

随后罗梅乌介绍了俱乐部当前的负债情况,“金融负债从2018年6月的1.59亿欧元增长到了2021年3月的6.73亿,其中球员买卖增加了3.47亿,‘巴萨空间’项目增加了1亿,其他投资增加了4500万。”罗梅乌称当前的总债务为10.44亿欧元,可能还会更高,其增长的原因主要是延付的体育工资和上赛季会员缴纳的3800万季票费用,这些收入被记作欠季票持有者的钱。

由此,罗梅乌介绍了5.25亿欧元的再融资计划,这笔资金将由一家或多家机构通过高盛提供,目标是在今年8月正式签署。首先,其中的8000万欧元将会用于偿还过桥贷款,这笔贷款由高盛在6月支付给俱乐部,以应对接下来3个月俱乐部需要支付的款项。在6月30日,俱乐部需要支付7500万球员转会费用,2400万的税费和5700万的体育工资,高盛提供的贷款将会帮助俱乐部应付这些支出。

另外,2亿欧元将会帮助俱乐部进行优先债的重组,避免俱乐部被债务绑住手脚。剩下的钱则会充当俱乐部必要的流动资金,以方便制定战略计划和在接下来两年保持竞争力。这笔贷款的期限为15年,利率原则上为3%,分为两部分。在最初两年,巴萨仅需支付利息,也就是每年约1500万欧元,而第三年起巴萨每年需要支付5000万欧元。罗梅乌对提前还债很有信心,“我们在以10年的假设来工作,而欧超联赛和球员销售的收入将会是额外的。”

巴萨的经济需要多少年才能够恢复?罗梅乌展示的图表中显示,本赛季的亏损将达到2.46亿欧元,而下个赛季,在支出小幅下降(从8.67亿至8.54亿)的情况下,收入将从6.21亿增长到7.71亿。根据RAC1电台的报道,俱乐部相信需要3年来重新达到健康的经济水平,也就是负债在5-6亿欧元。

至于选择高盛的原因,拉波尔塔解释说,有机构提出过更好的条件,但因为高盛的声誉很好,俱乐部最终选择了高盛。另外,董事会承认,有必要的话,贷款可用于和球员解约,而贷款的抵押是俱乐部未来数年的转播权。罗梅乌完成了非常出色的发言,而这项提案也最终得到了认可。

巴萨为什么要参加欧超联赛?

在听取会员受托人的报告之后,拉波尔塔发表关于欧超联赛的讲话。拉波尔塔指责欧足联不但威逼,并且拒绝对话,“我们捍卫巴萨的利益,然而一些官员打破了我们的幻想。欧足联不接受对话,尽管我们不明白为什么,但是我们依旧在尝试。我们有着超过122年的历史,我们的想法必须被尊重。我们仅仅是考虑或是组织一个比赛,无需为想在足球世界中成为自己命运的主人道歉。如果根据法律,我们是清白的话,我们也不会支付罚金。”

为什么要参加欧超?“有了欧超,我们能够成为领先(不差钱)的俱乐部。巧合的是,一家由国家资本拥有的俱乐部,正在前所未有地投资,并且为我们喜欢的球员开出了两倍的价格(维纳尔杜姆)。”拉波尔塔认为,欧超也有助于增加足球的受众,“电视的观众一直在下降,在法国甚至减少了一半。我们想要保持俱乐部财政的可持续性,我们想要举办欧洲最吸引人的比赛。”另一个理由则是团结基金,欧足联拿出1.8亿分配给55个成员协会,而欧超能拿出4亿。拉波尔塔还以篮球欧冠和手球欧冠作为例子,指出“我们必须前进,必须做出决定”。

不过拉波尔塔强调,这次大会不会举行欧超相关的投票,因为尽管这项赛事仍然“活着”,但它还没有足够成熟。同时,他还表示巴萨和那些退出的俱乐部依然保持联系,如果他们和欧足联的协议取消,这些俱乐部肯定会回归。

对于欧超联赛,笔者想要强调的是,巴萨和皇马两家会员制俱乐部的独特性。首先,当前的背景促使巴萨这样的俱乐部找到更多资金来源,以和“新贵”们公平竞争,或是最大程度地拉近财力上的差距。另一方面,巴萨的会员们其实并不需要担心增加的收入不会被用在俱乐部身上,这是和一些英超俱乐部的区别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欧超的提案大概率能在巴萨获得足够多的支持。而会员们关于欧超的提问,也更多是基于巴萨参加欧超的前提,例如如何让其它俱乐部回归,裁判的选配和来自欧足联等机构的压力等等,而非对参加欧超的质疑。

事实上,到场的超过700名会员在本次会议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,从他们的反应中我们可以了解会员们对俱乐部的看法。在莫伊什发言的时候,诺坎普想起了巨大的嘘声,拉波尔塔和董事会秘书库韦利斯不得不一遍遍要求尊重;而在罗梅乌完成出色的演讲之后,会场内则掌声雷动。一位会员说,“巴萨门”应该被称作“巴托门”,同样得到了会员的欢呼。

毫无疑问的是,通过本次会员大会,我们对巴萨的现状有了更准确的认识,但是现任董事会是否能够实现拉波尔塔所说的“一个辉煌的时代”?笔者认为,坦诚布公已经意味着进步,但这样的进步是远远不够的。无论是球场上还是市场上,巴萨的容错空间都已经很小了。